大约20年前,医学界掀起了一波关于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或其他妊娠激素是否具有对抗艾滋病和癌症的作用的浪潮。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只有在怀孕期间才会大量分泌。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研究人员说,从孕妇的尿液中自然获得的“临床”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可以减少与艾滋病有关的肿瘤,但后来他们修改了他们的结论,即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本身并不是抵抗卡波西肉瘤的作用。

     蒙特利尔大学生物化学家托尼·安塔科利博士(Tony Antakoli)是这项新研究的主要参与者,他说:“真正起作用的物质很难确定。”他用了12年多的时间领导研究小组得出最终答案。

     在上个世纪研究人员撤回他们的结论前不久,安塔科利的研究小组对高度纯化或重组的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进行了检查,以确定它是否对卡波西肉瘤有任何影响,并得出结论认为它没有抗癌作用。因此,他们得出结论,在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的纯化过程中,抗癌成分一定是被移除的,但它与激素密切相关。然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指定临床和重组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为处方药,可用于治疗某些女性不孕症状,少数男性也可用于激素治疗。

     研究人员随后对临床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中的小分子物质进行了研究,称其为“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抑制剂”,为了寻找真正有效的成分,他们在生物化学领域采用了一些研究方法,包括不同分子的系统分馏、重复生物学鉴定、化学特性判断等。

     结果表明,血液和尿液中的大分子代谢产物具有较强的生物活性,对活体组织有一定的影响。但安塔科利说:“目前尚不清楚这种代谢物是否会出现,或者只有在需要时才会出现,例如,只有在体内有癌细胞时,才能产生这种代谢物,然后才能加入抗药性的行列。”

    

原文地址: http://8fcm.com/news/16611.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尊重作者版权,谢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