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器官移植已完全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公民捐赠将成为器官移植医学的唯一来源。
    
     在中国,公民自愿器官捐献始于2010,并于2013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从那时起只有两年了。
    
     禁用囚犯后器官捐献是否足够我们怎样才能确保器官分配是公开、公平和透明的穷人如何获得器官移植
    
     3月4日,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主席、中国器官移植委员会主席、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杰夫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南都的气候是晴朗透明的。我国公民的非自愿捐献正在逐步形成。2015年1月1日至3月4日,仅两个月后,共捐赠器官381个,其中大器官937个。目前,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已有22000人等待器官移植。在全国范围内普遍使用,在中国器官采集和分发网络上注册。
    
     黄杰夫:在我国建立公民自愿捐赠制度之前,对死囚进行器官捐赠是挽救器官衰竭患者的必由之路,我们不能谴责当时的司法人员和医生,因为他们也在努力挽救生命。这种无助的行政体制在这种无助的行动下,饮毒解渴。但现在,我们可以翻开历史的尴尬一页,开始新的旅程。
    
     废除死刑犯器官移植有助于医务人员停止在灰色地带徘徊,有利于医生职业道德的培养。如果我们的捐赠制度是这样的,人们就不会相信它,因为担心它不公平和透明,担心穷人捐赠器官,担心富人有权利运作。我同意环球时报的评论,尊重死刑犯会给捐赠带来更健康的人。T.
    
     黄杰夫:这个制度是2010年启动的,2013年7月正式启动。死刑机关停业后,100%通过该制度分配。因为这是公平、公正、透明和可追溯的。
    
     黄杰夫:去年3月1日,我们的器官捐赠和移植委员会成立了,面对许多毫无根据的谈话,一年来不容易。
    
     我应该表扬广东。在器官捐赠方面,广东是全国最好的。去年,广东80%的器官捐赠者来自公民的捐赠。中山大学附属医院、广州军区总医院和其他医疗卫生机构。离子、红十字会赵丽珍、高敏、李金东、医院霍风、何晓顺等一线工作人员都是这一事业的英雄,他们是公民自愿捐款的新生力量,做了很多工作。广东的经验告诉我们去年,广东、浙江、湖南、湖北等8个省也放弃了死囚器官,这增强了我们的信心,这就是为什么今年一月要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原因。耳朵。
    
     黄杰付:事实证明一切。席主席在今年的政协干部会议上说,中国共产党有勇气深化改革,面对过去的缺点和错误。我们可以更新自己。
    
     这是一个自我革命的过程。我们的器官捐赠改革也是如此。没有必要担心事实胜于雄辩的事实。
    
     南都:有人认为我国的自愿捐赠率很低,主要受传统文化的制约。你认为我国器官捐献的困难是什么
    
     黄杰夫:一个国家的传统文化是两面的,一方面,器官捐赠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古老观念,如死者大、大地安全等。以慈悲、助人、为义献身、救人、建设七级漂流屠宰为宗旨,在器官捐赠方面,也要发扬中华文明的人性光辉。
    
     西方器官移植技术进入中国后发展迅速,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器官移植国,但多年来我国没有器官捐赠制度,人们如何捐赠器官如何办理手续捐赠后,我该怎么办没有这样的组织,管理就很落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它已成为唯一有系统地利用和依靠死刑犯机关的国家。
    
     这与我们的大国地位不相称。我们还有遵守世卫组织准则的国际承诺,即器官捐赠者不应该被迫来自死刑犯,并且必须遵守道德标准。
    
     南都:在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的来源后,中国会不会出现严重的器官短缺
    
     黄杰夫:2010年,11个省市作为试点地区,在三年内,共发生器官捐赠1441例。但2014年,一年内捐赠近1700例,成功完成主要器官移植5000例。此外,2014年,我国80%的器官来自自愿捐赠。捐赠。
    
     事实上,我们在亚洲国家器官移植的数量最多,去年我们访问了台湾。台湾高雄长庚医院仅记录8例病例,只有建立阳光、透明、可行的公民自愿捐赠制度,我国才能在三至五年内成为器官移植大国。亚洲国家捐赠。
    
     建立公开透明的管理体制是关键。今年1月1日,在废除死刑犯器官使用制度后,截至3月4日,仅两个月就完成了381项捐赠,其中大器官937项,角膜近1000项。尽管器官捐赠制度尚未建立。目前,全国普遍使用的器官分配与共享制度中,有2.2万人等待器官移植。但今年,我国公民的捐赠将比去年多。捐赠事业已初见端倪。纽约路,正确的道路当然是宽阔的,所以我们对这个事业有信心。
    
     我国器官捐赠事业刚刚起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0年,卫生部和红十字会启动了器官捐赠工作,但卫生行政部门在如何开展合作方面还存在许多不协调的地方。交通部、民政部、公安部必须合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事业中始终存在着部门权益的阴影。
    
     黄杰夫:我国器官捐赠事业尚处于发展阶段,目前拥有器官移植资格的医院共有169家,其中肝移植70多家,肾移植90多家,心脏移植20家。肺移植不到20。
    
     现阶段,器官移植病例的数量不是器官捐献者的短缺,而是经济原因。许多人负担不起这笔钱,许多穷人负担不起移植费用,也无法进入医院。器官移植已经成为一个光明的事业。将来,我们的器官移植可以纳入医疗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它是晴朗的、开放的、透明的,而且没有隐身。所有需要移植的病人都能真正得到治疗,那么我们必须公开透明,让器官移植纳入医疗保险,由国家承担这方面的负担,才能彻底改变这种现象。
    
     器官移植服务太特殊了,它挽救生命,比治疗重病严重得多。如果公民为气候做出贡献,器官移植是重病的首要任务。说实话,生死攸关。器官捐赠是民生的最佳体现。
    
     公民自愿为气候作出贡献,我们的人民可以得到器官移植,让每个人都公平、公正、阳光充足。
    
     南都:关于器官移植捐献者的手术费,广东省卫生规划委员会和发展改革委员会于2013年讨论过,器官收购的定价仍然停滞不前。据说,全国器官移植中心意见不一。接下来,国家会推动这种定价机制吗
    
     黄杰夫:据我所知,你所说的问题是我们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移植并不贵。这与器官移植无关。器官采集成本因地区而异。例如,广东和新疆就不一样。在器官采集过程中,运输、器官保存、医生服务和心理咨询没有统一的定价。家庭成员的舒适,如何固定
    
     黄杰付:在过去两年的实践中,我们发现许多经济困难家庭捐献器官。我们希望给他们一些帮助,但是他们不想说这是生命的礼物。因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一些器官捐赠者一提到钱就会感到羞愧。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希望是生命的延续。金钱在流动,味道会改变,所以它被称为生命的礼物。
    
     但是,我们已经为我们的管理体制做出了贡献,我们也必须表现出对社区的热爱和照顾。例如,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在捐赠者的救助过程中应该免收医疗费,无论捐赠者有多少钱,都应该共同承担治疗费。豁免,捐赠后,埋葬火葬也将由我们的系统解决。
    
     在昆明,一个七岁的孩子被一块从山上掉下来的石头砸死,并捐赠了器官。当时,他的家人决定不给补助。后来,云南红十字会的工作是免费把孩子的弟弟抚养到18岁,以便展示。承认和偿还社会对受害者的贡献和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应该发扬这个社会的优秀精神。器官捐赠是生命的礼物,而不是赤裸裸的货币交易。我希望有一个良好的社会文化在器官捐赠方面做得很好。
    
     另外,器官捐赠也可以体现这个社会的爱。我们也希望器官移植的受者能够对社会有更多的反馈。在西方,器官移植的受者和捐赠者是不能相遇的。但事实上,我觉得,经过制度建设,我们可以鼓励更多的捐赠者。社会互动。前年,一位台湾人在广东佛山捐献器官,并救出三人。他的父母来自台湾。收件人称为父母的爷爷奶奶。这是非常感人的,因此,我们应该用中国文化来解决我国的问题,而不是抄袭西方的问题。
    
     南都:目前有两种器官捐赠意愿登记系统,一种是国家卫生规划委员会参与的器官捐赠志愿者登记网站,另一种是中国人体器官捐赠管理中心中文网站。红十字会。这种双重制度会导致重复吗这两个系统有互联网连接吗它会导致竞争吗
    
     黄杰付:这是个误会。事实上,我们国家的网站有什么问题呢有100个网站不是很多,它们最终都汇聚到一个池子里。现在的问题是还没有互联网连接。但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这些网站并最终聚在一起。现在我们刚刚开始两条小支流。我们害怕什么
    
     器官捐赠在中国就像一个新生婴儿。你问他:你打乒乓球怎么样,足球怎么样,你能参加奥运会吗新生事物刚刚诞生,我们想让他发展一段时间,然后去改进,不要从一开始就责备苛求。目前,还没有很多网站。我希望会有更多的网站。慢慢地,一些网站将总结他们的经验。它需要一个支流将河流融入大海的过程。
    
     这个网站与捐赠无关。这只是为了营造一种社会氛围。在捐赠者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真正的捐赠意愿发生在IC U。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外国是推定的同意。我们必须是家庭成员。如果一个人登记了他的捐赠意向,他会告诉家人。如果发生什么事,他的家人知道他的意愿,他的家人决定。
    
     南都:广东有多家器官收购机构并列,许多医院争夺资源,争相向有限的器官捐赠者求助,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黄杰夫:O PO建设,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模式。今年下半年,我们会适时去广东召开全国O PO大会。广东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这事还在发展。不要限制它在开始。是一个还是几个起初,我们争先恐后,但如果我们不热衷于这样做,那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器官捐赠发展过程中,什么是最好的,老百姓有自己的看法。
    
     只有一个O PO,不一定对每个人都好。它一定不是O PO,所以没有竞争,没有热情,这样的事业是不可行的。一些医生自己提出个人建议和好的建议。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鼓励人们更积极地去做。利。
    
     Nandu:器官移植法已经呼吁了很长一段时间。国家有没有促进计划接下来器官捐献的重点是什么
    
     黄杰夫:我的建议是,2007年颁布的《人体器官捐赠条例》需要全面修订。今年,为了促进器官移植,我认为我们应该综合30多个文件,如《条例》、《暂行规定》、《买卖人体器官罪》等。刑法中,建立器官移植法律文件的升级版。
    
     在上帝的统治下,神圣和人治的规则,我们需要依法全面管理国家,并在法律和法规的层面上规范它。所有的制度建设都需要通过法律来完善。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加入我们的行列。《器官移植条例》尽快出台,明确红十字会、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的权力和职责。
    
     移植是昂贵的。目前,我国的医疗保险并不涉及器官移植。许多患者无法支付移植和手术后的维护,放弃手术。
    
     由于移植技术的复杂性和过去器官来源缺乏阳光,导致我国能够进行器官移植的医生和医院数量有限。未经治疗的医生可以进行器官移植。目前,这些医院每年只有大约10000个移植服务。
    
     2010年,卫生部和红十字会启动了公民死亡后自愿器官捐赠试点项目,三年内11个试点省市共捐赠1441例。
    
     2013年,全国器官捐赠工作全面推进,三年来我国器官捐赠的法律框架和组织结构基本完成,并制定了我国器官捐赠的三种死亡标准。
    
     2014年度共捐赠近1700份,成功完成5000个大型器官移植。半个多世纪以来,公民自愿捐款总额已成为亚洲国家自愿捐款的最高比例。2014年,中国80%的机关来自自愿捐款。
    
     许多经济困难家庭捐献器官。我们希望给他们一些帮助,但他们没有。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他们生命的延续。然而,我们已经为我们的管理体制做出了贡献,我们也必须表现出社会的爱和关怀。例如,在救助捐赠者的过程中,医疗费用。ES应该被豁免。不管他们有多少钱,治疗费用都应该被完全免除。捐赠后,埋葬火葬,这些费用也将解决我们的系统。
    
     限制器官移植的器官数量不是器官捐赠者的短缺,而是经济原因。许多人负担不起器官移植,许多穷人负担不起移植的费用,无法进入医院。捐献器官后,器官捐献和移植。器官移植已经成为一个阳光灿烂的职业。在未来,器官移植可以纳入医疗保险,国家的负担,没有秘密的事情,所有需要移植治疗的患者都能真正得到治疗。
    
     废除死刑犯器官移植有助于医务人员停止在灰色地带徘徊,有利于医生职业道德的培养。如果我们的捐赠制度是这样一种制度,人们就不会相信它,因为担心这个制度是不公平和透明的,穷人捐赠器官,富人有权利操作。
    
    

原文地址: http://8fcm.com/news/71.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尊重作者版权,谢谢!!!

相关推荐: